联系我们

百乐门手机版当前位置: > 百乐门手机版 >

百乐门:摇曳风情的上海客厅

时间:2019-07-04 21:23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1933年12月14日傍晚,愚园路极司菲而路即今万航渡路交界处,百乐门舞厅举行隆重的开幕典礼。

  上海市长吴铁城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贺辞:“愿众宾兮愉快,入百乐之门;祝主人兮胜利,臻至高无上……”随后,市长夫人手持一把“金钥匙”,开启象征“百年欢乐”的“门”,于是舞厅洞开,乐队轰鸣,人们蜂拥而入……

  百乐门外观采用美国最前卫的Art deco建筑风格,二层为舞池和宴会厅,最大的舞池500余平方米,舞池地板用汽车钢板支托,跳舞时会产生一种晃动的感觉,因此百乐门被誉为是全上海独家装有“弹簧地板”的专业舞厅;大舞池旁有中池、小池、习舞池;一侧阳台上还有一个由玻璃地板做成的透明舞池,跳起舞来感觉奇美;百乐门舞厅全部启用,可供千人同时跳舞。三楼为旅馆,还有著名的金光小舞池。顶层装有一个巨大的圆筒形玻璃钢塔,舞客准备离场,服务生可在塔上打出客人的汽车牌号,车夫从远处看到,就可以将汽车开到舞厅门口。百乐门楼顶中央,矗立着高达9米的圆柱型玻璃银光塔座,那璀璨无比的霓虹灯成为夜上海的一大奇景。

  据说股东有多个,其中最主要的有两个神秘人物,一是浙江南浔富商顾联承,二是晚清名臣盛宣怀的七女儿盛爱颐。

  先说顾联承,他是清末富商顾福昌的孙子。顾联承还有一好就是喜爱佛教,他在百乐门开张之前,捐出位于今延安西路、镇宁路路口的一块花园地产,为圆瑛法师建造传经弘道的殿堂;1934年建成,命名为上海圆明讲堂。顾联承皈依圆瑛法师,法名莲成;又皈依印光老法师,法号证心。他的夫人刑景贤也笃信佛教,法名明心。

  还有一位神秘人物叫盛爱颐,据说她投资了60万两白银。盛爱颐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,她的四哥盛恩颐是汉冶萍公司总经理盛恩颐,宋子文从美国留学归来担任他的英文秘书,常常出入盛府,结识了盛爱颐,并且与她相恋。宋子文向盛家求婚,盛爱颐的母亲婉言拒绝。

  1923年2月,孙中山在广州催促宋子文南下,宋子文希望与盛爱颐与他同去,盛爱颐犹豫了半天,最后缺少勇气和他一起“私奔”。几年后,宋子文结婚,盛爱颐闻之妈伤心又后悔,大病一场,她直到32岁才嫁人为妻。

  《申报》隔三差五刊登百乐门的广告,刊登百乐门舞会的新闻报道,百乐门给人的感觉是一派生意兴隆。但是,事实相反,百乐门总经理名义上是朱虹如,实际负责舞厅运营的是奥地利人发能(Joe Farren)。他1927年来到上海,在大华饭店当过大班。发能的经营方针是“高端”、“高调”、“贵族化”,餐费和门票十分昂贵,一般人难以承受。虽然百乐门声名日隆,来客也有所增加,但因开支过于庞大浩繁,年年亏损,硬撑了2年8个月,1936年8月5日宣布倒闭。

  又过了4个月,国都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正式接盘,二十六七岁的郁克飞出任百乐门舞厅经理。他的父亲是旅馆茶房,母亲是工厂女工,可他很努力,最初在饭店跑跑腿,后来被聘为国际舞厅副经理、大都会舞厅舞女大班。郁克飞走马上任,一改过往的高端经营方针,主张吸纳普通舞客,并且招聘乐队和舞女。重新开幕当天,30位妖艳、妩媚的舞女同时亮相,全场响起一片欢呼声。

  郁克飞主持百乐门十余年,百乐门生意越来越好。1949年中共解放军进攻上海前夕,郁克飞离沪去港,其他资方人员亦相继离去,百乐门舞厅由职工组织的业务维持会继续营业。1954年,百乐门被政府接管,换了主人换了面貌……

  百乐门知名,因为有许多漂亮性感的舞女。红舞女有陈曼丽、胡枫、夏丹维等,群星灿烂,争奇斗艳;哦,还有红舞女梁赛珍,她原来是电影演员,看着舞女赚钱多就转行做了舞女;如今,人们知道她的芳名,不是因为她的舞女身份,而是她是电影演员阮玲玉的情敌。阮玲玉和唐季珊同居,唐季珊悄悄地和梁赛珍好上了,并且被阮玲玉发现,这事成为阮玲玉自杀的原因之一。

  百乐门亦有红歌星歌声动人,周璇、白光、吴莺音等的嗓音,都让舞客痴迷不已;梁实秋晚年的妻子韩菁菁,11岁就是百乐门的歌手,被人称为“一代歌后”、“大众情人”。

  百乐门乐队在上海首屈一指,先是请来上海首席外籍爵士乐大乐队——纳尔逊乐队,后来又有中国第一支华人乐队——吉米•金乐队,这故事搁在后面再说。

  陈曼丽出身寒门,早年随父母旅居日本。1937年抗战爆发,她跟随父母回到上海,全家靠其父为人理发艰难度日。这时,陈曼丽长得亭亭玉立,个头高挑,能把舞跳得风情万种,还擅长京剧,曾经与京剧名家叶胜兰、马福禄合演过《鸿鸾禧》,加上她了解日本人的风俗习惯,所以在上海滩声誉鹊起,不少舞客慕名而来,请她“坐台子”(陪聊陪喝)就给一笔钱。

  中国实业银行总经理刘晦之追求陈曼丽,尽管他比她大30岁,可她还是答应嫁给他。她离开舞厅,搬进刘晦之租赁的愚园路579弄一套新房,开始居家过日子。 好景不长,陈曼丽发觉刘晦之把她关在家中,他自己却经常去舞厅寻花问柳,愤然离家出走,回到百乐门重操旧业当舞女。

  1940年2月25日深夜,百乐门来了两个宾客刘某彭某,请陈曼丽“坐台子”。直到凌晨时分,陈曼丽还有和他们谈笑。就在此时,音乐台左侧忽然跳出一个西装革履的男青年,抽出手枪,对准陈曼丽“啪、啪、啪”连发三枪,然后在混乱之中逃之夭夭。这三枪一枪射中陈曼丽头部,一枪射中她手臂,第三枪射中彭某。陈曼丽当场倒地,舞厅乱作一团,人群四处逃窜。陈曼丽等当即被送到附近的红十字会医院(今华山医院)救治,但因流血过多,终告不治。彭某也不治身亡。

  有三种传闻:第一,陈曼丽拒绝了日本军官跳舞的邀请,所以遭到日本人的谋害。第二,旧情人知道陈曼丽与他人相好,于是前来开枪行刺。第三,陈曼丽是重庆方面的派遣人员,她之所以被枪杀,是汪伪特工总部对重庆除奸行动的报复。70多年过去了,陈曼丽枪杀案仍是扑朔迷离,成为上海滩“谜案”之一。

  百乐门的舞女的故事很多,像这种血腥的案例不多,更多的故事是很香艳,很刺激,这些故事大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消失了,没有消逝的只有百乐门舞厅,它还矗立在静安寺附近,仍然在演绎着新的故事……

  百乐门的出现,一如美女惊艳登场,花香引蝶,顿时各界舞客,乃至社会名流,都纷至沓来,到百乐门跳舞成为上流社会的时尚。

  张学良1934年1月8日从意大利回国,住在莫利哀路2号(今香山路)。他听说百乐门光豪华美艳,就特地跑来跳舞,一来就喜欢上了百乐门;他以后每次来上海,都要来百乐门跳舞。张学良曾经在百乐门内的旅馆开过一个房间,会见了抗日名将李杜将军。后来,张学良通过李将军,找到了中共地下党,这是他走向“联共”从而发动西安事变的前奏曲。影响中国历史的大事件,居然跟这百乐门还有几分因缘。

  1936年初,喜剧大师卓别林与新婚夫人宝莲•高黛拍完电影《摩登时代》,一起乘邮轮度蜜月来到上海。卓别林明确提出要去百乐门游玩。于是,在文艺界人士的陪同下,卓别林夫妇来到了百乐门。他们走进豪华的舞厅,看见一流的设备、彩色磨砂玻璃铺成的“玻璃舞池”和“弹簧地板”时,禁不住携手相拥,翩翩起舞。第二天上海报纸,刊登了卓别林夫妇在百乐门跳舞的照片,一时传为沪上佳话。

  1934年圣诞夜,英籍犹太人维克多•沙逊来到百乐门。他是知名大老板,著名的沙逊大厦(今和平饭店)就是他投资建造的。他在“一战”中负过伤,走路时脚一跷一跷,人称“跷脚沙逊”。话说沙逊跳完舞,按当时的惯例,凡是“高等人士”跳舞后,服务员会捧上账单,舞客只要提笔签个字就可离开,到月底再结账。恰巧那天服务员是位新手,不认识沙逊,于是上前要沙逊当场付现钞。

  “如果你真的是沙逊,为什么不自己造一家舞厅呢?何必要到人家的舞厅来受气呢?”新手服务生嘲笑地问。

  沙逊极为气愤,拂袖而去。他传令建造一所舞厅,规模要超过百乐门。不久,他果然在南京路上建造了一家金黄碧辉煌的仙乐斯舞厅。

  陈纳德,抗日战争时期任美国援华空军飞虎飞虎队队长,名重一时。他和中央新闻社上海分社记者陈香梅热恋,陈香梅家就住在如今的陕西北路和南京西路口。陈纳德和陈香梅常常到百乐门跳舞。据传,他们的订婚仪式也是在百乐门举行的。

  美国驻华特使马歇尔,还有蒋介石之子蒋经国等人,都到过百乐门。还有不少名人,由于身份特殊,来百乐门往往微服私行,不露形迹。

  百乐门还是大户人家举行婚礼的首选,无锡蠡园的主人、上海商界大亨王禹卿先生结婚,选的是也是百乐门,那天宾客众多,人满为患。盛宣怀的孙子盛毓邮迎娶大美人任芷芳,婚礼就在百乐门举办的,当时各路来宾潮水般地涌来,出动许多警察维持秩序。

  百乐门在抗战期间还举办过两次大型慈善舞会,收入全部捐给灾区。顾联承老板甚至把京剧名演员梅兰芳都请来了。据当事人回忆,梅先生舞跳得不怎么样,但大明星出场却引起巨大轰动,前来捧场的人济济一堂……

  如同舞女一样,乐队也是百乐门的骄傲。提到百乐门的乐队,不能不说音乐教父金怀祖。

  金怀祖,1918年生人,英语名字吉米•金。他父亲是高级将领,祖父是上海法租界的头面人物,他本人是圣约翰大学物理系的学生,也是大学生Jazz乐队的教父级人物,特别擅长夏威夷吉他,1940年代电吉发明不久,吉米•金吉就已经会弹一手动听的电吉他了。

  吉米•金大学毕业被送去做警官,但他很快辞职了,转身拜海滩有“Jazz大哥大”之称的菲律宾乐师罗平为师,罗平乐队是仙乐斯舞厅的常驻乐队。由于吉米•金技艺高超,被罗平聘为乐队的副领班兼吉他手,吉米•金的加盟令仙乐斯舞厅声名直上。

  出身名门世家居然下海做职业乐师,吉米•金的父亲对儿子怒不可遏,暴跳如雷,宣布与他断绝关系。

  吉米•金没有退让,坚持为梦想而战。他于1946年正式组成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吉米•金乐队,并受到百乐门之邀常驻百乐门,成为第一支进入高级夜总会的华人Jazz乐队。吉米•金成为一位时尚风云人物,走到哪里都受到人们的狂热追捧。

  他的生活充满了浪漫色彩,据他的乐队同伴回忆:他待人接物很有礼貌,很有教养。他很年轻很帅,英语很好。当时流行什么,他就穿什么。他还会骑车、开车、骑马、游泳、打羽毛球,还喜欢开飞机,乐队去香港演出,他经常去机场租小型飞机自己驾驶飞往香港。

  当时,许多年轻人来百乐门就是为了听他演奏夏威夷电吉他,不少女孩子为了看吉米•金一眼而纷纷来到百乐门。

  可惜,他的爱情却不顺利。吉米•金太太是海上闻人虞洽卿的外孙女,吉米•金婚后有众多红颜知己追求,他疯狂地爱上了一个当红女歌星。太太一气之下,带着儿子远赴香港。吉米•金从此再也没有见着太太,也从此没有再见到过儿子,据说他儿子后来成为美国民航局飞行员。1949年后,吉米•金狂恋的女歌星被判劳改入狱,两人从此没有再见过面。

  不但是爱情,吉米•金的事业也遭受了灭顶之灾。他的乐队在成立5年后的1951年解散了,他那委婉动人的吉他声,成为百乐门的最后绝响。他被发配到安徽华阳河农场,那年他才36岁!

  远离了音乐,日夜和平淡和屈辱相伴,吉米•金度过了30多年,从青年步入老年,然而,突然,他的命运来了一个急转弯。

  1985年,香港总商会会长张女士在南京投资五星级酒店金陵饭店,这位老上海人年轻时是吉米•金的狂热粉丝,她指定乐队领班非吉米•金不可。她派人四处打听寻找,终于找到了吉米•金,隆重地把他请进了金陵饭店。吉米•金在金陵饭店度过了三年的幸福时光,不仅是吃在宾馆,住在宾馆,每月还有3000元工资,这在80年代可是绝对高薪哦。,更重要的是,他可以日夜与心爱的音乐在一起。

  更为喜剧的是,吉米•金与青年时代的女友姜海伦重逢了。可惜, 吉米•金这时已患上了老年痴呆症。海伦和他的丈夫毅然将吉米接到他们在上海的家中,并请专人服伺吉米•金,一直到他去世。

  吉米•金临终前,对老朋友姜海伦夫妇说:“谢谢你们为我养老!请将我埋在你们家竹院里,我害怕孤零零一人躺在冰冷的墓地里!”

  1991年,一代Jazz之父吉米•金走完他传奇而悲惨的一生,终年72岁。

  百乐门,摇曳生情,风情万种! 她是上海摩登生活的象征,是上海时尚的地标,也是上流社会的客厅。

  如今,百乐门依然矗立在静安寺附近,新一代人会因百乐门而遥想那曾经的繁华,老上海则会飘浮起那让人留恋的海上旧梦。我们不得不感叹,百乐门因为上海城的衰退而沉寂,也因为上海城的繁荣而归来。

  呵,提起百乐门,我们的眼前就会出现充满着老上海气息的迷人情景:高叉旗袍、爵士乐、蹦擦擦的旋律;我们也会仿佛听到那婉转动人的歌声,“夜上海,夜上海,你是一座不夜城……”

  百乐门全称“上海百乐门大饭店舞厅”,外文名称Shanghai The Paramount,英语paramount意思是“至高无上的”、“无以伦比的”。地址在今愚园路218号。

  百乐门由中国建筑师杨锡镠设计,是20世纪30年代中国乃至全世界建筑设计的新潮式样。

  1950年12月改为音乐厅;1951年9月改为剧院;1954年,被政府有关部门接管,原舞厅主建筑改为红都戏院,后改为红都电影院,其他附属建筑先改建商场;2003年7月28日,上海百乐门大舞厅经过修缮后再度迎客;2017年4月22日,百乐门再度盛装登场。

  “月明星稀,灯光如练。何处寄足,高楼广寒。非敢作遨游之梦,吾爱此天上人间。”这是百乐门舞厅建成时上海滩传诵一时的诗句。

  顾联承去世,大儿子顾利康掌管家业。1954年百乐门被政府接管,顾利康无事可做,突然发现一个朋友寄存在他家里的一个铁盒子,好几年都没来取,就打电话问已经身在香港朋友。朋友说,没什么了不起的东西,随便处理掉算了。他出于好奇心,请一位铁匠撬开铁盒,发现里面竟是一把手枪。他吓了一跳,于是塞给那铁匠塞给一些钱,关照他不要声张。之后,政治运动来了,铁匠就揭发顾利康藏有手枪。顾利康被发配到青海劳动改造,最后客死他乡。

  百乐门舞厅的场次分茶舞和餐舞,下午是茶舞,供应茶点和饮料;晚上是餐舞,供应西餐和西点。

  舞女被称为“龙头”,舞客被称为“拖车”。舞客邀请舞女跳舞,照例先开香槟,香槟贵至10元一瓶,消费一瓶香槟,舞女可以拿佣金10%——20%。有些舞客会塞钱给舞女,预先将小费包在花手帕中,当翩翩起舞之际,悄悄地塞给对方。

  舞厅普遍实行买钟制,舞客看中某小姐,即买断某段时间,请她坐台,或聊天,或跳舞。客人看中某舞女,要带她去别的场所消遣,先得付费买出街钟才行。

  百乐门的舞女需要持证上岗,拥有百乐门签发的陪舞证才能进场伴舞,这在很大程度上保障了舞女、舞客的安全和利益。

在线客服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在线客服